但持续时间并不太长
2021-05-31 00:18
来源:未知
点击数:           

站在人济山庄26层顶楼上,三名工人开始手工一点点拆除醒目的金黄色葡萄架,这标志着北京最牛违建“空中别墅”正式开始进入拆除阶段。

昨日上午8时许,3名工人进驻了张必清家,开始爬上楼顶施工。由于进入4号楼楼顶只能从张必清家上去,其他进入天台的通道都被堵死;成都商报记者于是爬到隔壁大楼天台发现,“空中别墅”层层叠叠的假山依旧伫立,隐藏在其中的玻璃房子看不见人影。而另一侧有人影在晃动。

昨日下午,为了保证拆除过程中的安全,人济山庄4号楼楼下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提醒过往居民小心高空坠物。海淀区城市管理监察执法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拆除过程中,住建委等职能部门将进行现场技术指导及监督。张必清在15日内拆除违建后,城管部门并不会对其进行行政处罚。

城管方面还表示,如果因结构复杂拆除不了,张可以向城管部门提出申请,由城管部门找专业施工队伍进行拆除,但因此产生的相关费用必须由张本人支付。

通过某媒体使用的遥控航拍飞机,成都商报记者发现,原本20多米长的金黄色葡萄架旁,站了三个工人,正在用类似螺丝刀的工具将葡萄架顶部的檩子一根一根地拆卸下来。工人没有穿防护服,都是徒手操作,拆除进度并不快,约1个小时的时间,只拆了约5米长的一段。

由于昨日是“空中别墅”正式开拆的第一天,人济山庄赶来了起码几十家媒体。而一些住在附近的居民也赶来围观“最牛违建”的拆除。一位住在附近小区的居民称,自己小区也有私搭乱建的建筑,导致自家房子漏水,非常不安全。她到这里来看看,也是为了有相关部门以及媒体可以关注他们小区的问题。

“不管怎么样,拆除不能破坏楼房的整体结构。”张必清说,城管限期15天拆除,在地面上是很简单的事情,很快可以完成。但在楼顶,不能用大型设备,否则会对楼板造成负担,只能人工使用半自动或者纯手工工具施工。因此对于期限这个问题,他还会继续和相关部门沟通。

对于有媒体质疑其没有执业医生资格证的问题,张必清则称,自己在1995年就离开医疗机构了,1995年以前国家规定不严格,他在部队医院取得了主任医师的职称,但之后没有去补办执业医师资格证书。“主要我现在也不挂牌,就没有必要再回原单位补办。”

从上午8时许一直到下午4时许,张必清家的大门一直紧闭,没有人员进出。而在上午10点半左右,顶楼传来电锯的响声,但持续时间并不太长。而在通往顶楼的楼道上,多出一些包括玻璃海绵等各种建筑垃圾。

对于花了80多万元用树脂堆建的假山,张必清言语仍有不舍之意。他表示,树脂材料并不重,而且还能美化楼顶。“多好看的一座山啊。”他希望在接下来的拆除过程中能尽可能和城管沟通,看能否削平一点,也希望能多听一下专家的意见。但如果城管坚持一定要拆,他也会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在阳光房和葡萄架拆除之后,一点一点将假山割开运走。“但是运输确实也是一个不小的问题,还需要商量怎么做。”

“我已经安排去买防护网,也会让工人带上安全绳,明天施工就能用上了。”

这位工作人员也表示,虽然规定的 拆除时间是15天之内,但由于楼顶结构复杂,还需要就拆除问题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比起工期,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安全问题。”张必清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电话采访时称,他担心拆除过程中不小心掉下的一个小碎片或是一个小石子,都可能砸到行人。因此现在拆除是以安全为主,尽量使用手工操作,而避免大型的自动化设备。而此次进行拆除的工人也是当初为其装修的施工队成员,这些工人在接到他的通知后,于两天前赶回北京,停下其他工程,专门“赶来灭火”。

“会指派专业人员提供现场技术指导和监督,保证拆除安全。”昨日,海淀区城市管理监察执法局工作人员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称,前日已经和张必清电话沟通过,也告诉他必须尽快彻底拆除所有违法建筑,张必清也承诺尽快拆除。首先拆除葡萄架,也是沟通之后的结果。在拆除过程中,住建委等职能部门将进行现场技术指导和监督,确保拆除过程中楼体安全,防止因拆违不当造成漏水漏电问题。因为目前张必清已经开始自行拆除,城管部门并没有启动强拆程序,因此在15日内拆除,就不会对其进行行政处罚。

下午3时许,人济山庄的物业工作人员开始在4号楼楼下拉起了一条长长的警戒线,差不多围了整幢楼大半圈。警戒线上还特别注明“小心高空坠物 严禁穿越警戒线”。

海淀区城市管理监察执法局称,在拆除过程中,住建委等职能部门将进行现场技术指导和监督,确保拆除过程中楼体安全,防止因拆违不当造成漏水漏电问题。因为目前张必清已经开始自行拆除,城管部门并没有启动强拆程序,因此在15日内拆除,就不会对其进行行政处罚。

张必清说,葡萄架拆完后,就需要拆除阳光房。50平方米的阳光房,需要将玻璃整块卸下来,再把架子拆掉。这个过程会相对复杂,因为要避免玻璃砸碎,掉下楼就有伤人的可能。因此,需要慢慢地用电锯把钢管锯掉。

此前,对于张必清本人的质疑此起彼伏,包括他曾经卖过的“必清鞋”以及“奇经堂”。昨日,张必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其实当年销售“必清鞋”,鞋厂并非自己开设,而是鞋厂使用了他发明“必清鞋”的专利技术,他靠的是专利技术,鞋厂支付他专利费,他自己从来没有开过鞋厂。奇经堂也并非自己开办,而只是一直担任顾问,收取顾问费。如果各地有人请他讲课,他会收取培训费或者讲课费。“以前一个月大约有几万元的顾问费,不过两年前开始,北京这边已经没有再收了。”

“为什么先拆葡萄架呢,主要是葡萄架要容易些,更重要的是要尽快消除公众影响。”张必清说,因为这20多米长的葡萄架是今年夏天才搭起来的,没想到葡萄架搭起来以后会被大家认为是楼顶上盖起了木屋别墅。“都是葡萄架惹的祸。”先拆葡萄架,可以尽快消除影响。而且,这20多米的葡萄架,虽然工人是用卸螺钉的方式一点一点拆,但葡萄架也是这些工人搭起来的,比较熟悉,估计3到4天就可以拆完。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ck66.com阳光在线娱乐官方网/极速28预测在线结果/威尼斯人在线游戏/网上赌现金版权所有